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林海东的博客

 
 
 

日志

 
 

致函逼问潘基文,朝鲜意欲何为?   

2016-05-25 05:01:11|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致函逼问潘基文,朝鲜意欲何为? - 林海东 - 林海东的博客

“七大”之后朝鲜是否会发生变化以及可能发生怎样的变化,是外界关注的一个重点。当然,指望朝鲜发生翻天覆地的变化基本上没有什么可能。并举路线确定下来之后,如果发生什么变化,也只可能是策略层面上的,不会从根本上改弦更张。

对于外界而言,目前半岛问题的核心并不在于朝鲜采用什么样的体制,而是朝核问题。众所周知,在核问题上,朝鲜的立场是强硬的。“七大”所强调的“负责任的有核国家”这一点,其实已经代表了朝鲜在这一问题上的立场底线。也就是说,朝鲜谋求国际社会承认其“拥核国家”的既成事实。但这一诉求迎面撞上了“半岛无核化”这堵墙,而这恰是国际社会的立场底线。

南辕北辙,朝鲜与国际社会特别是六方会谈其余五国正在角力,目前还看不出哪一方有立场松动的可能。但从长远看,这种角力的结局很可能是朝鲜松口,除非在近期内朝鲜能够实现经济大发展、一举解决其遇到的种种经济困难。但可能吗?

朝鲜会不会在核导计划走得更远?这是外界普遍关注的问题。因为一旦朝鲜继续向前行,比如说进行第五次核试验,那么,半岛问题会愈加复杂,局势也会愈加紧张。而这,也是外界观察朝鲜是否会发生变化的一个重要观察点。

“七大”提出了北南统一的新路线,尽管这被外界视为空话,但朝鲜却往这个方向上迈出了一步,即提出北南军事会谈建议。尽管这一建议被韩国方面视为宣传攻势予以拒绝,但换一个角度看,不能不承认朝鲜这一招还是有些厉害之处的。北南统一的重要前提是结束双方的敌对状态,而双方军事会谈是消除双方军事对峙状态、从而进一步结束敌对状态的必要措施,可以说,朝鲜提出这一建议不仅抓住了牛鼻子,而且还占了“理”。

所以,尽管国防委员会的“5·20公开信”和人民武力部的“5·21通知”接连被韩国方面断然拒绝,但朝鲜还是在524日以人民武力部的名义再次向韩国发出与“5·21通知”内容完全相同的电文。24日的电文,照例被韩国方面拒绝,韩国国防部同时宣布这一次不会发送回函。这一点,朝鲜方面应该早有预料,所以,在24日同日,朝中社发表了一篇评论,指责韩美近日开始的海上联合训练和陆上训练“是给由朝鲜提出新的祖国统一路线和方针而造成的民族和解氛围和统一热潮泼冷水,破坏朝鲜半岛和地区的和平与稳定的极其危险的军事挑衅”。虽然朝中社这篇评论没有把矛头直接指向韩国方面对北南军事会谈提议的拒绝,但其用意其实已经很明显了。

朝鲜的这种言论,可能会给不明真相的人们带来这样一种印象,亦即:朝鲜是主张民族和解与北南统一的,阻挠统一的是韩国。单纯从字面上和表面动作来看,似乎的确如此——你看,朝鲜再三提出北南军事会谈建议,韩国却始终予以拒绝。这就是朝鲜占的那个“理”。

但问题是,事情深入下去看,就会发现朝鲜实在是强词夺理,因为在所有的字面上和表面动作之下、在所有的所谓“诚意”之下,隐藏着一个坑——北南军事会谈的建议建立在朝鲜是“拥核国家”的前提之上,如果韩国方面一旦做出积极回应而非回绝,那么,就会掉入这个坑里,朝鲜也就会因此握住一张对自己最为有利的牌。可惜的是,这个坑过于明显,以至于不管朝鲜如何提会谈、对话建议,韩国只是一个劲儿念“无核化前提”的经。

朝鲜的算盘当然不止这一点点,它是有备而来,可能准备了一套组合拳。

当地时间23日,朝鲜常驻联合国代表致函联合国秘书长潘基文,称安理会涉朝系列制裁决议与联合国宪章之间存在着“严重的法律矛盾”,请潘基文对此表态。该封信函连发三问——

1、安理会涉朝系列制裁决议称朝鲜核试验、卫星发射和弹道火箭发射为“对国际和平与安全的威胁”,有何法律依据?

2、如果说核试验、卫星发射和弹道火箭发射对“国际和平与安全构成威胁”,那么,安理会为什么对美国等其他国家进行的核试验、卫星发射和弹道火箭发射不提出任何异议、也不采取任何制裁措施?

3、如果上述提问得不到可以接受的法律解释,那么,朝鲜将认为安理会的做法是违背联合国宪章第七章第三十九条的侵权行为,丧失了国际机构应具备的公正性,是以双重标准行事。因此,希望联合国作出法律答辩。

该封信函口气听上去很强硬,似乎很有一些“逼宫”的意思。但且慢下结论,再来看另外一件事情。

当地时间23日,朝鲜常驻联合国日内瓦办事处大使徐世平(So Se Pyong,亦译宋世平)就特朗普提出当选之后将与金正恩会晤一事接受媒体采访,称特朗普的提议是“胡说”,只是大选时的一种“毫无用处的宣传”,这种姿态“没有意义,也不真诚”。但这不是重点,重点是有媒体报道徐世平在这次采访中重申朝鲜愿意重返六方会谈,并称中俄对此表示支持,但是美韩日拒绝了相关提议。在过去几年中,徐世平曾多次就朝鲜重返六方会谈、朝鲜核导计划等问题发声,但每一次的说法都不一样——比如说20137月他曾经说过朝鲜不会放弃核导计划、愿意有条件重返六方会谈;比如说201410月他曾经说过朝鲜已经做好重启六方会谈的准备、并且没有继续进行核试验或射导的计划;比如说20164月他曾经说过半岛无核化不再是谈判事项、朝鲜将继续进行核导计划。作为一名常驻联合国的外交官,徐世平不过是传声筒,将他的言论与当时平壤的做法对照起来看,都严丝合缝。如果此次媒体报道属实,那么,他相隔一个半月之后的不同说法,表明平壤的策略可能出现了调整。值得注意的是,徐世平此番的说法似乎回到了201410月的那个点上,那时他也是说朝中俄都做好了回到六方会谈的准备,而美韩日不愿意。

我之所以说朝鲜这一次可能准备了一套组合拳,是把上述的这些事情都联系到一起看。这其中,徐世平的言论是很重要的一个判断依据。如果媒体对徐世平的言论报道属实,那么,再结合朝鲜第三次向韩国提出北南军事会谈建议、朝中社5·24评论来看,致潘基文的那封信函中所表现出来的强硬,可能就不是朝鲜的真正意图,而是其缓解内外压力的一种策略。

这就要回到朝鲜想要什么这个问题上来看。目前看,朝鲜想要的无非有三:消除来自外部的安全威胁、缓解国际制裁带来的政治和经济压力、承认其“拥核国家”身份或默认这一既成事实。这三样与朝鲜上述提议举行北南军事会谈、致函潘基文质疑安理会决议的合法性、透露其准备重返六方会谈等几个做法一一对应。这算盘不错,但其实是鱼与熊掌不可兼得,因为其中最重要的是“拥核国家”身份问题,这个问题得不到解决,国际制裁也好、外部威胁也罢,都是无法消除的。纵然是天降伟人,也没办法一举达到所有的愿景。

但透过上述这些做法,再把“七大”之前朝鲜将开发小型核弹头、弹道火箭重返大气层环境模拟试验等作为“献礼”的说法结合起来看,有一点倒是可以做出初步判断,亦即:外界尤其是韩美一直密切关注的朝鲜第五次核试验,很可能在近期内不会发生。也就是说,不管怎么高喊并举,不管私底下怎么干,至少在明面上朝鲜的核导计划可能会暂时消停下来。希望我没有看错。

【图为523日金正恩视察贵城制盐厂,了解人民军用地下卤水制盐情况。图片来自朝中社相关新闻网页截图】

————————————————

致函逼问潘基文,朝鲜意欲何为? - 林海东 - 林海东的博客

  评论这张
 
阅读(2346)| 评论(12)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