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林海东的博客

 
 
 

日志

 
 

我们现在怎样讲故事?  

2016-05-19 05:01:13|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大家都喜欢听故事,这大抵因为八卦是人类的天性。高台三尺之上,说书先生们的长篇大套是故事;街巷闾肆之间,东家长李家短也是故事。人们不单喜欢听故事,也喜欢讲故事,这事儿大概人人都会,但不是每个人都能成“故事大王”,否则,靠讲故事吃饭的人也就没饭碗了,比如在电台或书馆里说书的各位先生。

  有句老话,说“戏法人人会变,各有巧妙不同”。讲故事也是如此。我们这个国有悠久的讲故事传统,大家辈出,而且层出不穷,比如说太史公,一部《史记》实在是讲得一手好故事。早年间,那些本纪、世家、列传,我拿它们当“正史”看,现在当故事看。我的心得体会是,拿它当故事看,比拿它当正史看来得更加有趣。

  按理说,有这样悠久的传统,讲好故事在当下也应该不是什么难事儿,而且应该发扬光大、讲得更好更精彩才是。可是,现实好像满不是那么回事儿,现在的故事不仅讲得不好,而且似乎越讲越low,以至于上峰要提出“讲好中国故事”的要求。现在的故事讲成了什么样儿,只需要看看当下的影视剧便可略知一二。大制作的烂故事不胜枚举,更不消说曾经甚嚣尘上的“抗日神剧”了。其实不是钱的事儿,按理说,我们的影视剧花的钱不比韩国人少,但反观韩国这些年的影视剧,我们落下的距离不是十里八里,而是十万八千里。所以然者何?你懂的。

  故事讲不好,表面上看是个技巧问题,但实则是个意识问题。本来好好的故事,讲着讲着讲成了令人发噱甚至作呕的笑话或渣渣,这一定跟技巧无关,一定是意识上出了问题。现时的状况,往往是这边厢讲故事的人津津乐道、自我感觉良好,而那边厢听故事的人要么是掩嘴窃笑,要么是忍无可忍、几欲先走。在这样的状况下,好事容易变成坏事,正能量变成了负能量,事与愿违,这大概是讲故事的人事先所想不到的,比如“新婚之夜抄党章”。

我们现在怎样讲故事? - 林海东 - 林海东的博客我们现在怎样讲故事? - 林海东 - 林海东的博客

  这故事的马脚,安徽法制网副总编、知名网民宾语先生已经有大作深入剖析,我不再赘言,感兴趣的朋友可以自己找来看。有句话说,互联网时代人人都是侦探。此话诚不我欺,但具体到给故事挑刺儿这种活儿,有问题的不是网民,而是那些讲故事的人。智商的上限太低,网民当然不干,因为这年头儿谁也不愿意让人当傻子哄着玩儿,所以,挑刺儿、找茬儿都是必然,遑论那些漏洞百出、顾头不顾腚的烂故事?

   “两学一做”是好事,而且是严肃的事,抄党章也是,但现在被讲故事的人这么一讲,反倒成了八卦新闻,成了人们茶余饭后的笑谈。这反作用起的,让我没法不疑心拍照、写稿、发稿的那些宣传干部或者通讯员之伦是不是“敌对势力”派来的卧底,但有一点基本可以肯定,那就是:把故事讲成这德行的人,要么智商有问题,要么完全沉浸在自己的世界里、已经不知道今夕何年。

   “中国故事”每天都在发生,除了诸如“屁股被打开花”这样的槽糕事儿和“人大硕士嫖娼死”这样的糟心事儿,好故事其实还是有的。作为“两学一做”的具体体现,“学习小组”发起的“手抄党章100天”活动,其实就是个挺不错的故事。这故事如果讲得好,可以让群众知道“老八路”可能快回来了,可以让群众知道党员们每天除了工作之外还做了一件有意义的事。我无意质疑那对新婚伉俪在洞房花烛夜认真抄党章的真实性,我甚至愿意相信这是他们的一种自觉行动,因为斯大林同志曾经说过“共产党人是用特殊材料制成的”,但问题是,洞房之内、二人世界的私密行动曝之于天下,你还告诉我这“给新婚之夜留下美好回忆”,那我只能呵呵了。

  而且,这事情让我不由得想起了雷锋叔叔那些照片。雷锋叔叔做好事、学毛著,都是实实在在的真事儿,但偏偏搞起了“情景再现”,摆拍了那么些照片。事在当时,人们习以为常;但放到今天,却成了笑谈,甚至被“历史虚无主义”拿来做质疑和攻击的靶子。殷鉴不远,讲故事的人当引以为戒。须知,当下这个互联网时代,故事讲得糟糕,人们不会算后账,而是直接给你来个现世报,当场就会扯掉你的底裤让你下不来台。

  当年的宣传工作做得好,台上演着黄世仁逼死杨白劳、霸占喜儿,台底下就有战士端枪要毙了陈强。这事儿的真假且不论,但故事讲得不赖,让人信服而且接地气。这个故事告诉我们,宣传工作那时候与群众之间没有隔着一条河或一道沟。但问题是,曾经的老司机为什么今天反倒像新手了?

  原因其实很简单,基本有两个:

  一是与时俱进不到位,没跟上时代发展的脚步。用老方法讲新故事,无论如何是讲不好的。这就像当年让老艺人说新相声,老艺人的技巧没问题,但今天听起来,那些新相声还是不如“四大本”里面的传统段子。

  二是讲故事的人与听故事的人生活在两套不同的话语体系当中,而这不能怨群众。毕竟讲故事的人不能自说自话、自得其乐,也不能只让上司满意,因为故事本来就不是讲给领导听的,而是给群众听的。拿领导愿听的讲给群众听,群众自然不买账。郭德纲说相声,如果也按“新婚之夜抄党章”这个套路来,估计不能像现在这样受群众欢迎。

  中国故事的确要讲,但问题是怎么个讲法。郭德纲说,相声要先搞笑,相声不搞笑那就太搞笑了。这句话大抵就是讲故事的窍门儿,也是讲好故事的前提之一。如果在自己家里给群众都讲不好,又怎么讲给世界人民听?改革开放已经三十多年了,到现在还要强调“讲好中国故事”、强调“让世界更加了解中国”,这不能不说是个遗憾。这也从另一个角度说明,我们讲故事的能力现在还比较弱。

  虎兕出于柙,龟玉毁于椟中,是谁之过与?这也是一个问题。可怜那对“新婚之夜抄党章”的小夫妻,哪怕是在洞房里用手机自拍发到“两微一端”呢,也比被人摆布着拍出看似完美、实则破绽一堆的照片强啊!

  顺带说一点宾语先生没有指出的,那对新婚夫妻的洞房疑似酒店客房。当然,在酒店度过新婚之夜没什么不可以,但我还是觉得哪里有点儿不对。

  【图片来自相关新闻网页截图】

    ————————————————

我们现在怎样讲故事? - 林海东 - 林海东的博客

  评论这张
 
阅读(217)| 评论(1)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