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林海东的博客

 
 
 

日志

 
 

韩日解决慰安妇问题是“屈辱外交”吗?   

2015-12-29 18:49:20|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要改善韩日关系,先解决慰安妇问题,这是韩国政府坚持的立场。现在两国间这一最大的历史遗留问题解决掉了。1228日,韩国外交部长官尹炳世与日本外相岸田文雄在首尔的联合记者会上宣布,韩日两国已就解决慰安妇问题达成协议。

韩日解决慰安妇问题是“屈辱外交”吗? - 林海东 - 林海东的博客

【上图:1228日,韩国外长尹炳世(右)与日本外相岸田文雄在会谈前合影】

在两国外长“慰安妇问题会谈”结束后,朴槿惠总统进行了一连串的动作——先是会见岸田文雄,继而与安倍晋三通电话,希望日方切实落实协议内容,以此为契机,推动韩日关系发展;紧接着,朴槿惠总统发表“对国民讲话”,承诺建设“不再让国民受到伤害的国家”,并希望慰安妇受害人和国民能从改善韩日关系的大局出发,对韩日达成的慰安妇问题协议给予理解。

韩日解决慰安妇问题是“屈辱外交”吗? - 林海东 - 林海东的博客

【上图:资料图拼图】

在与朴槿惠总统通话时,安倍表示,他作为日本内阁总理大臣,向饱受身为慰安妇的痛苦、遭受难以治愈的身心创伤的所有人表示由衷的谢罪和反省;日本政府将为恢复慰安妇受害人名誉与尊严以及抚平她们的创伤,认真做好相关工作;以此为契机,韩日两国确认慰安妇问题得到“最终、不可逆的解决”。

官面上形势一片大好。就连前首相村山富市先生也对媒体肯定了日本政府在这一问题上的应对,称“等了好久。我一直希望能够尽早解决。解决总算有了眉目”。

但反对的声音立刻就在民间浮现出来。韩国受害慰安妇援助团体——“挺身队问题对策协议会”当日发表书面声明,谴责韩日两国就慰安妇问题达成协议是“辜负受害慰安妇与韩国人民厚望的外交勾结”,是因小失大的“屈辱外交”。有这样的反对声音,也就会明白朴槿惠总统为什么会呼吁国民对韩日协议予以理解。

那么,韩日间达成的慰安妇问题协议究竟是不是“外交勾结”、是不是“屈辱外交”?让我们来捋捋看。

首先,看慰安妇问题是怎么来的、这个问题对改善韩日关系有多重要。

1965年韩日实现邦交正常化,当时签署了一份《日韩请求权协定》。这一协定规定,日本政府向韩国政府无偿提供3亿美元、有偿提供2亿美元,以此解决两国及国民间的所有索赔权问题,该协定签署之后“不能再提出任何主张”。于是,当后来韩国的慰安妇受害人提出依法赔偿请求时,日本的立场是:根据上述协定该问题已经得到解决,而韩国的立场是:慰安妇问题超出协定范围,主张明确日本政府的法律责任和赔偿。

日本不认账,韩国不松口,于是,慰安妇问题就成了改善韩日关系的一个症结所在。韩国政府死咬住这个问题不放,并且将慰安妇问题的解决当成改善韩日关系的重要前提。双方一直争拗不下,韩日关系也紧绷了很久。

那么,为什么现在双方又能达成协议呢?正如朴槿惠总统所说,这是从改善韩日关系的大局出发。作为美国在亚太地区的两个盟友,韩日关系紧绷很显然既不符合双方各自利益,也不符合美国的利益。因此,韩日关系的改善只是个时间早晚的问题。原则其实是此前已经确立的,112日韩日首脑会谈即已商定,2015年内解决慰安妇问题。现在几乎已经到了这一商定的最后期限。

其次,解决慰安妇问题的关键问题,不是双方始终坚持自己的主张不松口,而是看双方如何妥协。

如果双方各自坚持既往的立场,那今天是谈不拢的。从现有的消息看,日方的妥协有三点很重要:

1、日本政府首次承认在慰安妇问题上负有责任,尽管日方所提到的“责任”语焉不详,并未明确应该负法律责任还是负有道义责任。这之间的差别还是蛮大的。岸田文雄并称,这一“责任”表态,基于历代内阁的立场。

2、安倍晋三首次以日本内阁总理大臣的名义对慰安妇问题表示道歉和反省,尽管这并非公开向慰安妇受害人道歉,而是先通过岸田文雄转述、继而在电话中向朴槿惠总统亲述。

3、日本政府从财政预算中向慰安妇受害人援助基金注资10亿日元,但岸田文雄同时称,这笔钱是两国合作项目,“并非赔偿”。

日方的这三点妥协,实际上是实现了112日韩日首脑会谈中朴槿惠提出的三个观点——安倍道歉,日本政府有“责任”,使用政府预算对慰安妇进行赔偿。

韩方的妥协,主要也有三点:

1、只要日方履行协议,韩方将确认慰安妇问题得到了“最终解决”。

2、承诺与民间团体协调、设法转移现在设置在日本驻韩使馆门前、象征慰安妇形象的“少女像和平碑”。

韩日解决慰安妇问题是“屈辱外交”吗? - 林海东 - 林海东的博客

【上图:首尔日本大使馆门前的少女像,少女对面的建筑即为日本大使馆】

3、有关慰安妇相关材料申报联合国教科文组织“世界记忆遗产”一事,韩国政府不会参与申报(这一点不见于双方的联合新闻稿,是岸田文雄透露的)。

而之前1223日发生的一件事情,也应该看成是韩国政府的一种妥协。2009年,殖民地时代被动员到日本的军属的遗属向韩国宪法法院提起诉讼,主张1965年签署的《日韩请求权协定》侵害财产权,涉嫌违宪。日方高度关注这一诉讼,并表示了不希望出现“违宪”的裁定结果;22日岸田文雄在记者会上以表达过关注。23日,韩国宪法法院以“不具备起诉条件”为由,裁定对相关诉讼不予受理。这一裁定,不仅避开了裁定可能带来的日方态度的反弹,也为28日的韩日外长“慰安妇问题会谈”扫除了一个障碍。

而岸田文雄在协议达成之后还说了这样一句话——日韩达成共识“为推进日美韩安保合作奠定了基础,有益于东北亚稳定”。这句话其实还是蛮重要的,因为它从一定程度上说明了为什么韩日之间会如此迅速解决掉慰安妇这个影响“大局”的问题。曾经如此巨大的分歧,在这样短的时间内搞掂,这不仅仅是改善韩日关系的双边问题,还是一盘没有下完的多边大棋,不仅是政治经济的,也是战略的。

综合这些信息来看,韩日就慰安妇问题达成协议,说“外交勾结”未尝不可,但说“屈辱外交”则只是“挺身队问题对策协议会”的民间角度而已。相较于国家利益的“大局”而言,慰安妇的那一点点利益,对于青瓦台来说,实在算不得什么。而现在回头看过去,之前韩日之间在慰安妇问题上的僵持不下,其实不过是两国政府各自表现的一种“政治正确”而已。

现在,另一个问题来了。韩日解决了慰安妇问题,那么,中日之间的历史问题争拗又会出现怎样的走向呢?我正在城楼观山景,耳听得城外乱纷纷,然后感觉有点儿悲观,因为中日间的历史问题比韩日间的慰安妇问题要复杂太多。(图片来自韩联社、共同社相关新闻网页截图)

————————————————

推荐阅读:

韩日解决慰安妇问题是“屈辱外交”吗? - 林海东 - 林海东的博客

  评论这张
 
阅读(15671)| 评论(6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