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林海东的博客

 
 
 

日志

 
 

万山红遍李可染,半斤朱砂画几幅?  

2015-11-16 21:01:05|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万山红遍李可染,半斤朱砂画几幅? - 林海东 - 林海东的博客

1115,嘉德秋拍“大观·中国书画珍品之夜”举槌,李可染先生的《万山红遍》以5800万元起拍,经数位买家数十轮竞逐,最终以1.84亿元成交,成为截至目前今年内地秋拍首件过亿的拍品。谁买走的?有人猜是大连郭庆祥,有人猜是台湾林百里。我猜不了这个,只知道新闻中说是一位“场外买家”。

可老一共画过七幅尺寸不一的《万山红遍》,创意来自那句曾经人人耳熟能详、进过中学课本的词句——“看万山红遍,层林尽染”。创作背景、意图什么的,就不谈了,一言以蔽之,时代的产物。单从画本身来说,那一大片“红山水”本身就是创举了,高价成交既是偶然也是必然。

为什么要谈这个题目?盖因这些画我从小就眼熟,而且后来还在国博的展览中瞻仰过真迹。话说看画还是得看真迹,画册印刷得再精美,也比不上真迹之什一。那位说了,你这把年纪,小时候正赶上文革,上哪儿看这画去?我多几句嘴,告诉你。

故事是这样的:我娘从事戏剧化妆,曾经师从中国青年艺术剧院的常大年先生(就是常蓝天老师的爸爸),早年学过画。文革来了的时候,家里很多旧书都当废品卖了,但有一些我娘舍不得,就放到纸箱里藏到床底下。小时候,床底下的那几个纸箱对我来说是宝库,里面存放的成套的《戏剧报》杂志、《美术》杂志,以及我娘的专业书——比如常大年先生写的《舞台化妆常识》,还有一些关于电影化妆的苏联相关书籍,比如《史楚金在电影中创造的列宁形象的人民性》。这些书里有很多画和照片,对于年幼的我来说,这比那些红色和样板戏的“小人书”好看,而且长知识——比如从这些杂志和书里,我知道了老舍先生的《茶馆》,知道了《十五贯》、红线女,知道了帅哥史楚金是怎么变成《列宁在十月》、《列宁在1918》中的那个列宁的,知道了伊凡雷帝和亚历山大·涅夫斯基等等。印象最深刻的是,在那堆杂志和书里还有一份《光明日报》,刊载着“大毒草”《清宫秘史》的剧本。可老的那幅《万山红遍》就是在《美术》杂志里看到的,1963年第6期。现在知道这幅画是可老七幅《万山红遍》中的第二幅。

万山红遍李可染,半斤朱砂画几幅? - 林海东 - 林海东的博客万山红遍李可染,半斤朱砂画几幅? - 林海东 - 林海东的博客

万山红遍李可染,半斤朱砂画几幅? - 林海东 - 林海东的博客

闲话扯完,言归正传。可老的七幅《万山红遍》中,有几幅是用朱砂画的,但到底有几幅说法不一,有说七幅全是,有说四幅,有说三幅的。

曾经担任过《美术》杂志主编的美术史家、美术理论家邵大箴先生曾经写过一篇文章——《李可染的不同绘画时期》,文中提及——

1962年至1964年之间,李可染偶得半斤故宫内府朱砂,便大胆尝试用朱砂写积墨山水,并创作了“万山红遍”题材。

邵大箴先生说得比较笼统。“七幅说”的依据大概就是来自邵先生这段话。

“四幅说”,见于媒体报道。依据是“据信”;“据信”之前有个“经收藏家刘文杰考证”,但考证的却是1962-1964年间,可老一共创作了七幅《万山红遍》,跟用朱砂画了几幅不挨着。这个我不知道该信还是不信。

“三幅说”,出自可老的学生、旅美画家张禄杰。张先生自己说,他是可老的关门弟子,还出过一本书,叫《天道酬勤——我与可染恩师》。这本书我没有读过,但在网上找到一点书摘,其中有关于可老用朱砂墨的事情——

可染师在与我谈起“万山红遍”这画时,他说:“多亏一位朋友从故宫找来了一块半斤重的朱砂墨。我就用积墨、积色的方法,千点、万点,层层叠叠,积出深秋的山村,如火一样的感觉,将秋意表现得淋漓尽致。半斤朱砂墨,画了三幅不同大小,不同构图的‘万山红遍’。这也是时代的产物,是浪漫主义与现实主义的结合,重要的是表现了祖国河山壮丽无比。”

张先生我不熟悉,但据说是可老所收的年龄最小的入室弟子,也是关门弟子;可老最后的四年中,张先生常伴左右。如果这是真的,那么,张先生所转述可老的话,就有了比较权威的说法。

我读书少,可老自己是否谈过用朱砂画《万山红遍》,不得而知;相关的资料也没有找到。但有两点可以肯定——1、《万山红遍》这个系列,可老的确用了半斤朱砂;2、七幅中至少有三幅是用朱砂画的,但不是全部。

朱砂画画,自古有之,但多用于画佛像、钟馗、花卉之类,且用量不大。以大面积朱砂画山水,大概是从可老这套《万山红遍》开始的。据说可老对纸笔墨这些材料颇为讲究,一般的东西难入他老人家的法眼,所以,半斤内府朱砂一到手,一定是要用的。有个未经证实的说法,说可老用的内府朱砂是乾隆朱砂墨,不知道这说法是怎么来的。不过,我想,可老得到这半斤朱砂的故事应该是个好故事,与他身后的遗产官司有得一拼,因为这里面有“故宫”、“内府”,还有“偶得”,吸引眼球的元素基本都有,只可惜到现在也没人把这个故事讲出来。

还是顺便说说画吧。可老这七幅《万山红遍》,按吴冠中先生的说法,“透露了作者艺术道路的转折点”。吴先生还透露,在这批画之前,可老的转型曾大量失败,“废画三千”。现在看这七幅画,无论尺幅大小,气势和重量都很足,尤其是门板式构图的那种“满”,气势撼人。但我最感兴趣的,还是画中的光感,可算这一套画的“画眼”。那光在哪儿?在黑瓦、在白墙、在潺潺流水间、在层层树影中。按照邵大箴先生的说法,是“成功地把西画的素描造型技巧和光影效果融合在传统水墨的表现语言中”。不过,这些光被印刷掉了,非得看真迹才会有真切的感受。

可老主张,画山水画“用最大的功力打进去,用最大的勇气打出来”,“可贵者胆,所要者魂”。在这七幅《万山红遍》中,他老人家做到了这一点,功力、勇气、胆、魂俱在。难怪他的恩师齐白石要称赞他“心思手作,不愧乾嘉间以后继起高手”,难怪白石老人在他拜师的时候要说他是“一个千秋万世的人”。

————————————

推荐阅读:

万山红遍李可染,半斤朱砂画几幅? - 林海东 - 林海东的博客

  评论这张
 
阅读(117)|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