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林海东的博客

 
 
 

日志

 
 

从来不需要想起,永远也不会忘记   

2014-05-08 13:01:06|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从来不需要想起,永远也不会忘记 - 林海东 - 林海东的博客

由此上溯至三十四年前,也就是一九八零年,那是一个春天,——有一位老人在中国的南海边画了一个圈之后的第一个春天。

那个春天到来的时候,街上出现了一些被叫做“阿飞”的男女青年,男的长发,女的也长发,标准装束是大尖领花衬衫加喇叭裤,其中比较牛掰的还配置了一副商标未拆除的蛤蟆镜。这些被叫做“阿飞”的青年人,基本上是成群出没,而且其中一个人一定肩扛或手拎一台Made in Japan的四喇叭立体声收录机,SANYO居多,偶有SONY,喇叭里传出的是被叫做“靡靡之音”的一个女声,那个声音的主人叫做邓丽君。

好吧,我承认,那时候我很想成为一个“阿飞”,但是无奈年纪太小,大哥大姐们不肯带我玩儿,只好在盼望长大的少年里遥想十七岁以上的春天。

好吧,我承认,我经常尾随在那些阿飞哥阿飞姐们的身后,主要是想听清楚那个叫邓丽君的女人唱了些什么。邓丽君的歌声无疑迷惑了我这个少年的耳朵,并且让我少年的身体在听到那歌声的时候经常酥麻。许多年以后,我还记得我当年在日记里写下的一句话,说邓丽君的歌声在我耳边响起的时候,我感觉“就像一根羽毛柔软地撩拨着我的心”。

一九八零年的春天,一个夜晚,邻居老二很神秘地把我呼唤到他家,炫耀地指着他房里赫然摆着的那台SANYO四喇叭,还有几盒叫做《岛国情歌》的卡带,封面上甜美地微笑着的,正是邓丽君。老二得意地告诉我,四喇叭和邓丽君是他那位吹笛子的著名二叔去香港演出带回来的。那是一个让人激动的时刻,正所谓“踏破铁鞋无觅处,得来全不费工夫”。更让我激动的是,卡带里有歌词。一边听着邓丽君的“靡靡之音”,一边对照着繁体字的歌词,我终于实现了我的那个愿望。那时,我很感谢我娘,是她老人家用五十年代版的苏联故事做我的启蒙读物,让我得以在阅读繁体字的时候毫无障碍,并且可以在看懂《岛国情歌》每一首歌词的时候,平衡老二拥有四喇叭和邓丽君给我带来的嫉妒和失落感。

很显然,老二是不愿意也不可能把四喇叭和邓丽君借给我的,我能从他家带走的只有印着歌词的卡带护封。但这已经足够幸福了,因为在这个春寒料峭的夜里,我可以把自己关在自己的小屋里,在歌本儿上把繁体字的“邓歌”翻译成简体字,——那时候,很多少男少女都有一个歌本儿,上面抄着自己喜欢的歌词。

接下来的日子,是一段忙碌的时光。除了不得不上的学之外,每天都以一起写作业的借口去老二家听邓丽君,一边听一边对照着歌词学唱。感谢上天以及爹娘赐予的天赋,不到一个星期,基本上就学会了《岛国情歌》一至六集中的所有歌曲。只是那一个星期的作业我没交过,为此被老师罚过站、赶出过教室,但我不以为然,因为站在教室的角落或者门外的时候,我听不见老师的讲课声,心里只回响着邓丽君的歌声。按照当时的说法,我中毒了。

人是贪婪的,仅仅拥有歌词是不够的,就算把一首首岛国情歌唱得滚瓜烂熟也是不够的,毕竟那不是邓丽君的声音,不能像一根羽毛柔软地撩拨我的心。于是,拥有邓丽君就变成了一个梦想。那是一个艰难的过程,录音机家里倒是有,但不是轻巧的日本造四喇叭,而是笨重的台式大盘机。我能想到的办法,是对录,而对录需要一枝麦克风,这不是随便就能搞到的装备。值得庆幸的是,我所在的大院是一个文艺大院,麦克风只要找总是可以找到的,只是过程有些曲折,而且要付出一些代价——要帮提供麦克风的叔叔录制一套《岛国情歌》。这个交换条件,一直持续到两年后我自己拥有四喇叭之后。

一九八零年的暑假,对于我们这些孩子来说,是一个属于邓丽君的暑假。歌词在孩子之间传来传去,很多人的歌本儿很快用光,而随着交换范围的扩大,磁带也越来越不够用,我甚至用邓丽君偷偷抹去了爹娘的一些资料。只是我们不可能像阿飞一样扛着四喇叭满大街炫耀,不是不能而是不敢,因为十三四岁的一帮孩子如果公然扛着四喇叭上大街,结果可能是四喇叭被阿飞抢走,那无疑将是一场灭顶之灾,毕竟那东西叫“大件儿”,如果没了,只能在爹的手下皮开肉绽眼泪横飞。好在我们有暑假,好在白天爹娘都不在家,然后,就出现了这样的景象——十几二十个半大小子半大丫头或坐或站,人手一本抄来的歌词,在邓丽君的“靡靡之音”中轻声地齐唱。这景象,如果被家长或者老师看到,他们会惊叹,也会毫不留情地阻止一群未来阿飞的诞生。

后来没多久,反对资产阶级自由化了,邓丽君、喇叭裤都在反对之列。后来,还出了个叫李燕杰的所谓青年导师,在他的演讲里义正词严地批判《何日君再来》是汉奸歌曲。后来,有一本叫做《怎样鉴别黄色歌曲》的书出版了。然后,我惶惑了,——因为在对照检查之后我发现自己已经被资产阶级思想腐蚀了,但是,邓丽君的歌的确是好听啊,不仅仅是那些旋律和歌词,还有那吁气如兰的甜美声音,像一根羽毛柔软地撩拨着我少年的心,“像一阵细雨洒落我心底”。什么是对,什么是错,一个那时十五六岁的孩子真的无法判断,只能藏起歌本儿藏起磁带藏起歌声,但在少年的心底那歌声无法磨灭,独自走在路上或者独处的时候,“小声哼哼还得东张西望。”

然而,青山遮不住,毕竟东流去。邓丽君终于不是资产阶级的了,她也属于我们这些普罗大众,书店的柜台里堂而皇之地摆上了翻版或者盗版的邓丽君,那所谓的气声唱法也在中央电视台出现并且迅速流行开来,虽然有争议,但是挡不住人们的喜欢。

再后来,窗子打开了,邓丽君就不是唯一了。我们接触了台湾校园歌曲、西方的摇滚以及更多种类的音乐,我们有了新的偶像,有了新的钟爱。然而,不可否认的是,邓丽君在我们心里永远是一个无法抹去的深刻痕迹。

好吧,我承认,我有很多不同版本的邓丽君唱片。直到今天,见到新出的纪念版、数码修复版、DVD版,我仍然会毫不犹豫地买下来,听,而且不由自主地哼唱,在那歌声里很多过去的记忆会清晰地浮现出来,那些人,那些事,那些已经逝去的岁月。

那个带给我们一个新世界的人,那个给我们留下无数记忆的人,离开我们已经十九年了。那一年,她只有42岁,正是风姿绰约的成熟之年;那一年,我29岁,还没有像现在这样能够掩饰自己的情感,我记得听到那条新闻的时候我哭了,不仅仅为邓丽君,也为自己,因为“一年又过一年三十岁就快来”,那时候我还不知道“往后的日子怎么对自己交代”,还不知道自己会成为今天这个宠辱不惊没心没肺的样子。

斯人已去,留下的只有留存于我们心中的美好记忆,而那个真实的邓丽君,又有谁在意?又有谁记得她所经历过的那些风风雨雨?而她,确实如诗人所说的那样,有的人死了,她还活着,在那些歌声里,在我们的记忆里。“群众把她抬举得很高,很高”,从来不需要特意想起,但是永远也不会忘记。

三十四年后的今天,又是一个春天,那些曾经的“靡靡之音”已经深刻在我的心里。每当听到邓丽君的歌声,哪怕只有只言片语,那些旋律、那些歌词,甚至每一首歌的前奏间奏小过门儿,都会不由自主地浮现出来,仿佛已经成为了我自己的一部分。

三十四年后,我依然喜欢邓丽君的歌,但我并没有成为一个资产阶级分子,也不会再因为孰对孰错而感到惶惑,我行我素,喜欢就得。“任时光匆匆流去,我只在乎你,心甘情愿感染你的气息,人生几何能够得到知己,失去生命的力量也不可惜”,真的,就是这样。

————————

作者:林海东,星岛环球网总编辑,2013年度搜狐最佳政经自媒体人。

及时获取新信息,请订阅搜狐新闻客户端“林海东”的自媒体,或关注微信公众账号“林海东”,谢谢您的关注和支持!

邮箱:lhdtango@gmail.com

从来不需要想起,永远也不会忘记 - 林海东 - 林海东的博客从来不需要想起,永远也不会忘记 - 林海东 - 林海东的博客

  评论这张
 
阅读(17202)| 评论(1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