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林海东的博客

 
 
 

日志

 
 

四十三年望中犹记烽火扬州路  

2009-10-21 23:16:56|  分类: 随手记事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天,凉了。在这个亚热带的城市里,没有一叶知秋;能知秋的,是深夜里依旧穿着夏装的自己的身体。午夜里的穿堂风从裸露的肌肤上拂过,真的感觉到凉了。

睡不着,心头压着许多事。未曾料到的是,这个四十三岁的生日,被小孩儿们称作“小寿”的日子,会在这样一种乱象横生的状态下度过。

按照太太求得的“神仙”的说法,从这一天开始,是未来二十年大运的开端。然而,在这一天,我看不到“大运”的样子,所怀的却满是隐忧。

知我者谓我心忧,不知我者谓我何求。古人的这一声感叹,穿过两千多年的岁月,今天我拿来形容自己,依然好用。其实,光阴之下,变化的是沧海桑田,而人心,却并未曾有太大的更改。

突然,就想到辛弃疾的那句词,——“四十三年,望中犹记,烽火扬州路”。我知道,这其实是风马牛不相及的联想,只不过是因为一个数字上的巧合。不过,我喜欢的这位宋人在八百年前写下的这句词,在八百年后的今天被我突然想起,并且拿来形容自己四十三年的人生,倒也贴切。

在这样一个睡不着的夜晚,在这样一个与平时没什么两样但却说来特殊的日子,四十三年的岁月在记忆中迅速地闪过,——“烽火扬州路”,这五个字拿来形容这四十三年来跌宕起伏、峰回路转的生活,倒也准确。

知我者谓我心忧,不知我者谓我何求。微斯人,吾谁与归?然而,生活都是自己的,怎么过怎么选,原由不得他人置喙。不愿意平淡、不愿意安宁,随着性子一路活下去,原也是自己选的,我不抱怨。

时常在年轻人面前倚老卖老,说自己已是老朽,说自己这四十年已经过完了很多人的一生。然而,自己怎样,心里有数。

还是辛稼轩的这同一首词,当年轮回乐队一声吼出。戴上耳机,在硬盘里找出很久没有听过的这一首,点击播放,顿时,耳边的一片喧嚣让人不由得热血沸腾,——“凭谁问廉颇老矣尚能饭否……”

想当年,金戈铁马,气吞万里如虎;现而今,风流已被雨打风吹去,千古江山,只剩下舞榭歌台,再无觅孙仲谋处。不过,醉里挑灯看剑,还是有一点兴致的。

(2009-10-20)

  评论这张
 
阅读(38)|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