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林海东的博客

 
 
 

日志

 
 

老金他们村那点事儿  

2009-03-24 17:57:01|  分类: 随手记事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声明:本文纯属恶搞,如有雷同,纯属不凑巧。

还是老金他爹——老老金当村长那时候,老金他们村就绕着村子修起了高墙。跟别的村不一样的是,老金他们村的“村墙”只留了一道门,不管你要去东西还是南北,都得打这个门往外走。更不一样的是,这道“村墙”还不是一道完全的墙,南边儿还留着一道篱笆。

篱笆外面的那个村,住着老金的叔伯兄弟们。早年间,老金他们村没墙也没篱笆,后来,老老金跟邻村这伙兄弟们翻过脸,闹过一场大械斗。兄弟们打不过老老金,就从外洋请了一个叫麦师傅的打架高手,领着一伙子番鬼把老老金好一顿暴揍,而且差点儿连老老金他们家的祖坟都刨了。

老老金不是个肯吃哑巴亏的人,从邻近的毛家庄请来了以彭师傅为首的一伙子好汉,跟麦师傅率领那伙子番鬼经年恶斗。结果是,大家最终打了个平手,各回各家,各找各妈。老老金就领着大家绕村子修起了这堵墙,只是在南边留着篱笆,篱笆后面派壮丁守着,防备南边那些叔伯兄弟万一哪天一高兴过来偷鸡摸狗。

再后来,老老金殡天。临死之前,老老金把村长的位置传给了自己的儿子,也就是现任村长老金。这事儿,是爷儿俩关着门堵着窗自己在家合计的,还找了村里的三老四少做了不少工作。毕竟那些三老四少都是当年跟着老老金打天下的,本来指望着老老金死后自己可以竞争上岗过把村长瘾,没成想,村长的椅子被金家爷儿俩自己代代相传了,难免有些不满情绪,但是不知道老老金用了什么招儿,三老四少们好像也没太闹腾,只是老金后来接过村长椅子自己坐上去的时候,村委会开会就少了一些老面孔,多了几个新面孔,而已。

老金子承父业当上村长之后,墙砌得越来越高,那唯一的一扇门也关得越来越紧,但令人欣慰的是,南边的篱笆倒松了,不过也是外松内紧。再后来,江湖上传闻,老金要和南边那帮叔伯兄弟们和好了,而且据说还有俩村合一村的可能。比较直接的证据是,乡里开农民运动会的时候,两个村合作派了一个代表队。

但篱笆虽然旧了,可是还在,毕竟南边的村子里,当年麦师傅留下的徒子徒孙也还在,看篱笆的叔伯兄弟们也是武装到牙齿,怎么看都比老金他们村的壮丁们能打。

不管怎么说,兄弟之间的事儿都算是自家的事儿,老金最不服的,还是麦师傅那些徒子徒孙,总惦记着跟他们过不去,今儿放个大爆竹吓唬吓唬他们,明儿在村里的大喇叭上气势汹汹地放狠话,说是哪天高兴了就打过篱笆去把叔伯兄弟们一举收编了。

老金的这些折腾,把南边村里的人搞得很紧张。因为南边村里比较富裕,村民们的小日子过得不错,不像老金他们村穷得叮当乱响连吃饭都成问题。俗话说,光脚的不怕穿鞋的,南边这些穿鞋的叔伯兄弟的确有些怕老金他们村这些光脚的穷棒子亲戚。

不过,老金家的日子可不像其他村民家过得那么紧,毕竟人家是村长,据说还领导着世界人民的革命斗争,所以,得吃好喝好穿好用好,不然脑子身子补不好,耽误大事儿。

虽说老金家日子过得还说得过去,但毕竟村里的地不争气,总也打不了多少粮食,遇上风不调雨不顺的旱涝年景儿,干脆就颗粒无收。地里不出粮,村里就没进账,但老金毕竟是聪明人,——没粮?找一江之隔的毛家庄,反正他们那边压仓粮多;没钱?村里自己印,拿出去绝对以假乱真,再找间不开眼的银行过过手,假钱也就变成了正经的硬通货,想买啥买啥,于是,虽然村里绝大多数人饿着,但老金以及村委会全体成员照样关上门喝洋酒吃饱饭,出门还有洋车伺候着,据说全是宝马拉的奔驰车。

很多年过去了,老金年纪大了,身材也发福得越来越像他爹老老金,而且脾气也像他的大肚子一样天天见长。人说穷横穷横,老金基本上可以算是一个典型案例。在自己村里的高墙大门后面穷横,别人管不着,但是,老金的穷横来不来就冲着外面,这就让邻村以及乡里县上很紧张,怕老金万一哪天脑子一热,搞出他爹当年跟南边村械斗那一出儿。

于是,邻近四个村,还有相隔遥远的麦师傅他们村,都派了代表,到毛家庄钓鱼塘,跟老金他们村的代表一起开会,搞出个叫“六村合议”的题目来,探讨如何才能让老金消停下来,不给大家添乱。这合议据说还有效,起码老金有了个跟其它村交流的管道,有些什么要求也可以直接跟邻村提了。

本来大家以为“六村合议”可以让老金消停下来,但人的秉性总比江山难改,老金的做法是,一边派代表合议,一边照样儿捣鼓爆竹喊大喇叭。据说最近还要放钻天猴儿和二踢脚,这玩意儿让邻村的人们都很恐慌,毕竟不是原地爆炸的爆竹,这玩意儿飞上天就不好控制,万一落到邻村的草垛或是粮仓上,那可不是耍的。所以,大家都劝老金别搞这上天的玩意儿,但老金好像已经铁了心。

老金铁心,其实是有他的道理的。因为据说老金的身体出了问题,而且可能不久人世,虽然村广播室不断播出老金四处视察村里工作的消息,还印发了很多带老金近照的传单,但邻村的人们都不信。而最近的近照上,老金已经不再是以往那个红光满面的二胖子,而是明显暴瘦,不仅肚子瘪了,而且脸上的肌肉也耷拉下来,有点儿脱相。

这都是不好的信号,而且这些年四里八乡一直传播的一个谣言最近似乎也正在一点点被证实,——老金在寻找他的村长接班人。最新的消息说,未来的村长仍然将从老金家诞生,据说是老金家的三小子,“敬爱的队长”。

其实,老金他们村安排谁来继续当村长,是人家村里的内政,这就像咱们家让谁当户主是一个道理。只是,现在外面流行的是选村长,谁都有机会坐坐村长的椅子,人家麦师傅他们村现在还破天荒选了个黑小子当村长,这样的潮流让老金他们村的村长世袭制显得有些落伍,也难以让大家接受,——你想啊,人家那儿都民国了,您脑后还拖着大清朝的辫子招摇过市,谁不觉得您是一怪呢?

何况世袭了村长的,还是一个乳臭未干的毛头小子。三老四少尚且不说,老金家的老大老二虽然不出息,但心里能服吗?不过,老金肯定有自己的安排,只是这安排藏在高墙厚门之后,藏在老金的心里,谁都不知道他葫芦里究竟卖的是什么药。

怕只怕老金百年之后,新村长金老三不仅压不住砣,村里再出了什么乱子。邻村的很多人虽然盼着老金他们村拆了墙开了门,但心里却担忧墙更高门更紧,也担心出一场血海似的乱子,就像热爱艺术、戏剧和电影的老金亲自操刀制作的那部秧歌剧的戏名儿。

  评论这张
 
阅读(47)|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