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林海东的博客

 
 
 

日志

 
 

不论找谁,往脖子那儿一搁  

2008-04-10 18:40:13|  分类: 随手记事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由此上溯到两千零八年四月八日凌晨四点左右,我生生让个梦给憋醒了。

梦里,太太嘱我作文,题目出得蹊跷,——放了段马三立老爷子的《开粥厂》,说马大善人不伤害小性命,身上逮住个大虱子,不忍心掐死,也不忍心扔地上让它饿死,“不论找谁,往脖子那儿一搁,……我们还能不受痛苦,我们还保全它的生命”;马大善人说最好找一胖子,可以让虱子吃得饱饱的。梦里,太太说,就这么个题目,做篇文章。

我心里这叫一个着急。急什么?这题难做啊,——怎么破题、怎么承题、怎么起讲、怎么入手,没边儿没沿儿,没着儿没落儿,号称从来不瓶颈的我,顿时傻眼,于是,憋醒了。

那时候,天还没有亮透,窗外一如既往地传来车轮碾压过街道的刷刷声,还有远处啁啾的鸟鸣;耳边依稀回响着马老爷子的“怪”声,我知道,自己还没醒透。

“不论找谁,往脖子那儿一搁”,这句话在脑子里转轴,以马老爷子独家的“怪”,连带我的思绪都是天津卫的味儿。真是不明白怎么会逮住这句话让我作文,俗话说,日有所思,夜有所梦,或许是因为一个多月来没有写那些所谓议论文的缘故,——很多人把那玩意儿看成我的看家本事,甚至有些朋友跑来问你怎么了。我怎么也没怎么,只是那个刚刚过去的三月让人无法畅所欲言而已,所以我宁肯钻在风花雪月里弄虫二,就像当年鲁迅寓在屋里钞那些没有问题和主义的古碑。

甚至有人开始指责我的“堕落”了,其实他们不知道,我只是无奈而已,而我的生命却确乎“居然暗暗的消去了”。那种苦,何必说?

张爱玲说,“生命是一袭华美的袍,爬满了虱子”。此话聪明,也透彻得让人心寒。抖落抖落身上湿透的毛,将那虱子捏在指间,其实是无法往别人的脖子上一搁的。我们所能做的,只不过是把虱子捏死,或者重新往自己脖子上一搁,忍着,——因为日子毕竟还要一天天过下去,既定的目标还在远方等待着我们的抵达。

但说实话,我到现在还憋在那个梦上,梦里太太布置的那篇作文还是写不出,——把虱子搁谁脖子那儿呢?

  评论这张
 
阅读(27)|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