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林海东的博客

 
 
 

日志

 
 

红杏她要出墙去,哥哥不必爬上来  

2008-03-25 10:09:15|  分类: 风月无边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黄霑的《不文集》里有“绝妙好词”一节,说的是郑板桥的《酷相思》,说这首词收在《板桥词录》里。郑板桥的“道情”我比较熟悉,但是词基本没读过,遂查《板桥词录》,结果未找到此书。后在《清史稿·志一百二十三》中见“板桥词钞一卷。郑燮撰。”一句,始知这大概是霑叔笔误或另有所本。查《板桥词钞》,找到该词,题曰《酷相思·本意》。

词曰:杏花深苑红如许,一线画墙搁住。叹人间咫尺千山路,不见也相思苦,便见也相思苦。  分明背地情千缕,弃恼从教诉。奈花间乍遇言辞阻,半句也何曾吐,一句也何曾吐。霑叔评曰:感情真挚,韵味之高,宋人名家,也不外如是矣。

板桥词中有“一线画墙搁住”句,墙里墙外,便隔住了墙内红杏、墙外情郎,于是相思苦。这样的“墙”,在古典文学里屡屡出现,是爱情和相思的一道阻遏。最早的“墙”,大约应该算是《诗经·郑风·将仲子》里的那堵。曰:将仲子兮,无逾我墙,无折我树桑。岂敢爱之?畏我诸兄。仲可怀也,诸兄之言,亦可畏也。同一首诗里一咏三叹,同样的意象还有“里”和“园”,差不多都跟墙有关。《西厢记》里张生和崔莺莺的故事里也有这么一堵墙,第三本中张生逾墙赴莺莺之约,未料讨了没趣,心灰意冷、急气交加,回去就病倒了,结果引出红娘送药方重订佳期,才有了后来的“鱼水得和谐,嫩蕊娇香蝶恣采”。从《诗经》到《西厢记》,这堵墙的寿命相当漫长。

现在大家熟知用滥的典故“红杏出墙”,也跟墙有关。此典出自南宋叶绍翁《游园不值》,诗云:应怜屐齿印苍苔,小扣柴扉久不开。春色满园关不住,一枝红杏出墙来。至于是谁首先把此典用成现在通用的意思,以我浅陋之阅历(此“阅历”指“阅读之经历”),最早大约是金人元好问,其《杏花杂诗》有句云:杏花墙外一枝横,半面宫妆出晓晴。元好问此典本于《南史·梁元帝徐妃传》:妃以帝眇一目,每知帝将至,必为半面妆以俟。

到了元代,白朴的杂剧《裴少俊墙头马上》,则简直是“红杏出墙”的完全诠释了。裴少俊看见了“杏花一色红千里,和花掩映美容仪”的李千金,两相情悦,引出了李千金的“咫尺刘郎肠已断,为谁含笑倚墙头”。两人约定佳期,裴少俊问自己的家人打哪儿进李家园子,家人答曰:跳墙过去。于是,“偶然间两相窥望,引逗的春心狂荡。今夜里早赴佳期,成就了墙头马上”。这与《西厢记》中的“张生逾墙”异曲同工。

西方的文学作品里,墙不多窗多,印象深的就是《红与黑》里于连爬梯子翻窗进入德瑞纳夫人的卧房。中国人翻墙,洋人跳窗,大约是因为建筑风格的不同,而目的基本一致,都是为了男女欢合。东土这边红杏出墙,西洋那边就是美人临窗了。小夜曲最早就是在美人窗下演奏的,倘若换成墙外,则有点儿煞风景了。

由此可见,古时候的男人们是比较辛苦的,要想修得好事,不仅要红杏肯出墙,还要哥哥一副翻墙头的好身手,老胳膊老腿儿的估计干不了这活儿。现在的男人们其实是有福的,倘若想摘出墙的红杏,大不了泡泡网、飞飞眼儿,不必爬墙或翻墙。不过,现在都高楼大厦了,想找堵墙也难,除非那红杏住的是别墅或者价值不菲的四合院。

行文至此,突然想起了当年鲁迅骂那位写多角恋爱小说的张资平,——你想女人吗,不料女人的性欲冲动比你还要强,自己跑来了。按鲁迅的说法,女人的性欲是不该比男人旺盛的。不过,鲁迅当年其实是骂错了张资平,在性欲问题上,原是男女平等的,没有谁比谁性欲冲动更强的说法。即便是古代,也是这样,《周礼·媒氏》有云:仲春之月,令会男女。于是时也,奔者不禁。《礼记·内则》则曰:聘则为妻,奔则为妾。这“奔”,里面就有女人主动跑了来的。而从当下的实际情况看,“奔者”多矣。不信?想想,或是上网看看。

清人李渔《闲情偶寄》中说:种杏不实者,以处子常系之裙系树上,便结子累累。予初不信,而试之果然。是树之喜淫者,莫过于杏,予尝名为风流树。这算是正式给红杏们定论了,李渔有实践得来的经验,只是未知真假,什么时候得下乡,找棵不结果的杏树试试,以验之。一笑。

顺带提一句,墙这玩意儿,不光有供红杏“出”之用,还可以用来搁不愿赡养的爹。

我老家山东的地方戏吕剧、五音戏、山东梆子里,都有这么一出保留剧目——《墙头记》,说的是一墙之隔的弟兄俩都不愿赡养老爹,结果把老爹撮在墙头上搁着。这戏的故事本于蒲松龄的俚曲《墙头记》,是用他老家淄川方言写的。这种俚曲据说是蒲松龄首创的,现在被称之为“聊斋俚曲”,已经申报了“非物质文化遗产”。最有意思的,是一曲《琴瑟乐》,说的是少女怀春及新婚之乐。抄本藏于日本庆应义塾大学,抄本后有康熙三十四年高念东跋云:此篇鄙俚处见大雅,琐屑处具精神,……篇中起伏顿挫,呼应关锁,绝似《水浒传》;摹景写情,杂用方言,绝似《金瓶梅》。至其镂心刻骨,秀雅绝伦,则兼《西厢》、《牡丹》之长而能自出机杼,不肯抄袭一笔,食古而化,乃有斯文。此曲收于山东淄川蒲松龄纪念馆编著的《聊斋佚文辑注》,改题为《闺艳琴声》,好玩得紧。再笑。

 
  评论这张
 
阅读(98)| 评论(1)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