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林海东的博客

 
 
 

日志

 
 

秋江水浅鸭先知  

2007-10-13 21:06:22|  分类: 睡堂雜誌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十月里,顺着漓江乘船而下,从桂林至阳朔。未登船时,已经知道这是秋季的枯水期,漓江里的水想必不会很多。船出桂林的磨盘山码头,一进航道,目测了一下,江水最深处大约一米左右,浅的地方不过四五十公分的样子。

江水倒还清澈,离了码头之后,又更清了些,水深处可以看到水下随波婆娑的水草,浅处除了水草之外,还可以看到河床上的鹅卵石。想,该在五六月间来的,那时候正是丰水期,漓江的水应该比现在深好多,哪怕是七八月间来,漓江也不会像现在这样宛如一条大溪。

江边的石滩上和两岸的山脚处,可以看到丰水期水线留下的痕迹,目测过去,丰水期的江水应该在两米左右。那些曾经浸在水下的部分,现在可以清楚地看到高高低低的几条深色水痕,青苔则是由水面向上,一层层地干枯过去了。那些姿态各异、基本轮廓圆润的山岭,此刻有很多与江水远远地保持着距离,曾几何时,山脚与江水还是那样的亲密,山连水、水连山,而现在,山与山虽然依旧相连,但山水间的链条已经出现了频繁的间断。

岸边靠近石滩的水面上,经常会见到漂浮成片的绿藻,与水面下茂盛的水草近相呼应,——实在是无法用“遥相呼应”这个词,因为绿藻与水草的距离实在太近,浅处甚至不足十公分。我不知道那些绿藻是正常生长的水生植物、还是污染之后的结果,譬如太湖里曾经爆发过的藻灾,没有人告诉我,船上导游的广播只负责拙劣地介绍所谓的景点,——在他们的眼里,仿佛这一江山水只有屈指可数的十几处可名的“景点”,而其余的山水已经不是什么景致了。十数年前来过漓江的人告诉我,以前似乎是看不到这些绿藻的,而且那个时候江水深得发黑,近乎墨绿,而非现在这一江浅浅的清澈的绿。

乘船游漓江,其实最好是蒙蒙的细雨天,可以领略烟雨漓江的风光,宛如水墨般浓浓淡淡,层次分明。这样的大太阳天,一切都一览无余,缺乏景深;沿江的喀斯特地貌直扑入眼,少了许多的诗意。强烈的阳光,让人有歌唱的欲望;不知怎的,仿佛不是在漓江上泛舟,倒像是到了意大利的某处海面,或许是那刺眼的阳光太过明亮的缘故吧。

枯水期的漓江,真的不再像一条江,而是像极了一条溪水,只是水面要比山间潺潺流过的真正的小溪宽阔了许多。人在船上,偶尔会听到水底传来音量很大的哗啦啦的响声,那是江船的平底擦过了河床的鹅卵石,水浅至此,让人担心船会在水中央搁浅停住,但好在每一次的哗啦啦之后,船依然前行,偶尔路过水深处,还会激起三五层的白浪,哗哗地响着涌向岸边去。

岸边的村落星罗棋布,大都掩映在凤尾竹林和树林之中,只是从偶尔露出的几角房檐、岸边聚集的竹排,还有那些嬉戏水中的鸭子和鹅,才会知道正在经过一个江边的村落。那些鸭子是水中最多的禽类,偶尔有几只鹅夹在它们当中,不留神细辨,远远地竟分别不出,而那几只鹅也并非印象中“白毛浮绿水,曲项向天歌”的白鹅,而是浅棕色的,脖子也没有印象中的那么长,非鹅非鸭地让人疑心,——当然,看脑袋的形状,还是分辨得出的。

那些鸭子,全不管江面上不停驶过的游船,“不知有汉,无论魏晋”地随波逐流,显现出怡然自得的样子;游船轰鸣的马达声、扩音器里导游的广播、偶尔两船相会发出的尖利的汽笛声、船上游客的嬉笑,对它们丝毫没有影响,仿佛已经司空见惯。阳光下的江水波光粼粼,在阳光和江水之间,鸭子嬉游觅食,游动出各种不同的轨迹,——它们这些鸭子啊,享受着生命的自由与欢乐,全不管生命的短暂,与那几只在空中飞掠而过的不知名的黑白鸟、还有那只平稳翱翔在山峰之间的小鹰相比,它们倒更像漓江的主人,更像是这漓江山水间的精灵,俨然。

看着那一片碧绿波光之中自在的鸭群,不禁觉得,这些鸭子比这一江山水还要有趣一些,——倘若没了这些活物儿,这一江山水或许会呆板许多。而这江水的深深浅浅,有谁比它们知道得更清楚呢?(Photo by yxpin)

  评论这张
 
阅读(38)|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