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林海东的博客

 
 
 

日志

 
 

半夜点起半炉香  

2007-08-11 23:06:24|  分类: 睡堂雜誌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立了秋,这个亚热带城市迎来今年的第一个台风。倏的,闷了一夏的湿热就不见了踪影。台风带来的雨,大或者暴,虽然也是断断续续,但持续的时间比起夏天的阵雨来要长好多。

夏天无风,雨下起来是垂直降落的,像直奔靶心的箭,方向目的都很明确。台风天的雨,因了风势的缘故,基本上是斜着来的;风大的日子里,还会横飞,——我曾经多次验证过,横飞的雨有时会溅出一米至一米半的距离——在某人家里,你坐在窗前的书桌边,会被打湿胸前的衣服;而在我的家里,这个距离,足以让雨飞进客厅。所以,风大雨大的时候,窗子和通往阳台的门都是不敢开的——我讨厌湿漉漉的窗台和地板,也讨厌地板上留下湿漉漉的脚印,哪怕这脚印是我自己的。

半夜被打在窗玻璃上的雨声惊醒,似乎有无数枝箭射向我的窗户,雨如飞矢或者飞矢如雨是来不及计较了,拉开灯起床,宽大的窗台上已是一片小汪洋,缓缓地蔓延着,不一会儿就会流下来,弄湿地板。忍不住骤起眉头,怪自己睡前贪恋那凉爽的自然风,其实这也有情可原,毕竟,闷热了一夏之后吹来的这阵凉风,远比空调造出来的“清新风”来得清新,让人舒爽。

去洗手间扯下已经用过的浴巾,拭去窗台上的水迹,一通忙乱之后,竟睡意全无。窗外,风声雨声轰然,夜行货车辗过积水的路面、穿行于风雨之中发出巨大的响声,天地间,夜不宁静。嘴里喉咙都有些干,茶几上临睡前剩下的半杯残茶已经凉透,兑进一些热水,温吞无味地喝着,灯光在浅浅的茶汤里泛着刺眼的亮光。突然想到大太阳下平静的海面或湖面,那种耀眼的波光粼粼。

嘴里有些苦,遂点上一枝烟,以夷制夷,以苦制苦。五十块一包的烟和十五块一包的烟有什么区别?嘴里的感觉已经麻木,但眼前飘散的轻烟,在灯光下颜色似乎没有任何差别。烟抽到一半的时候,嘴里的感觉似乎回来了,好烟草的绵软悠长毕竟是不可替代的。

人沉在沙发里,面对风雨交加的漫漫长夜,不知道能做些什么,也不知该做些什么。另一张沙发里,睡前读了几十页的书,摊开来合扑着;伸手抄过来,崭新的书页反射着灯光,规矩整齐的印刷体字竟有些飘忽不定,遂随手夹上书签,把它扔回原处,让它明天再告诉我那条叫做罗丽的狗最后究竟有没有学会说话。深夜的HBO、AXN、HALLMAK、CINEMAX和STAR MOVIE都在播放好莱坞烂片,真不知道它们是不是约好的;电视机边那堆早已买好却始终没来得及看的电影也像老虎嘴边的天空,不知道挑哪一张来看才好;你没带走的那套帕索里尼电影全集,盒子仍然像你走之前那样打开着,仿佛你的离去只是今天早晨的事情。这似乎就是茫然,或者迷失。在这样一个风雨交加的深夜里,我似乎突然变成了一个迷路的孩子,面对通往不同方向的林中路,手足无措。

目光漫无目的地从黑暗中收回来,投向放在茶几上那堆茶叶筒旁边的香炉,还有装着盘香的木盒,突然想起,很久很久没有点一炉香了。于是,拿出一盘檀香,点上,放进香炉,袅袅的香烟从香炉的缝隙里荡漾出来,空气里顿时弥漫了淡淡的香气。闭上眼,深深地吸一口气,再缓缓地呼出来,心里立刻舒缓了很多。

有香无琴,断不是道理,于是,翻找出张子谦用明琴“惊涛”弹奏的曲集,把音响的音量调低。人老琴好,这一碟荡气回肠的琴曲,就这样在香烟缭绕中缓缓荡开,飘进灯光明亮的房间的每个角落,飘进屋外茫无际涯的风雨里。人,堆在沙发里,裹在琴声中,呼吸着掺杂着香火气的清新空气,耳听着风声雨声琴声纠缠,忍不住地想你。

让我不满意的,只是想不起一首应景的宋词,也听不到雨打芭蕉。那时候,所有关于唐诗宋词的记忆似乎全都蒸发了,想起的唯一韵语,竟是一首电视剧主题歌的歌词——半夜点起半炉香。一阵凉风穿堂而过,风有点硬,秋天似乎真的来了。

  评论这张
 
阅读(34)|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