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林海东的博客

 
 
 

日志

 
 

就这样被你征服  

2007-06-03 23:43:27|  分类: 随手记事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被越来越多的物包围。空间于是越来越逼仄,而我们生来却是什么都没有带的。赤条条来去无牵挂,其实只是来时;去时,很多人还是有牵挂的,否则也不会有那么多闭不上的眼。

某日一友人对我说,他趁自己母亲出国的机会,清理了家中的物,一个上午竟然装满了一辆载重两吨的货车。友人说,没想到没想到,没用的东西居然有那么多。于是,我想起母亲那些宝贝似的收藏——陈年的教科书、每个参拍过的电视剧的剧本、旧得或瘦得无法再穿的衣服,还有各种各样不知留来干什么的物件儿。每次看不下眼,说要给她扔了,母亲总是可以找出合理的理由来阻止,——剧本的反面是很好的演算纸,可以用来算算家用的账;那些多年前的教科书是某种纪念;那些旧衣服下次可以捐出去;而那些旧纸盒,看看,你这次走带东西的时候这不就用上了?——于是,每次都败下阵来,只好看着东西越来越多,空间越来越逼仄。

总以为眼不见心不烦,可是,自己也被越来越多的物所包围。

新的办公桌上,起初只有一台电脑和一排空空的文件格,然后,东西就慢慢地多起来,而胳膊能自由活动的空间越来越窄,一不留神,哗啦一声就会有什么掉落地上,一边捡着一边纳闷儿——哪儿来这么多没用的东西。然后清理,然后,过些日子,照旧。

两年前空荡荡的书架上只有南下随身携带的几十本书,而现在,满了,且双层摆放,书上摞书书挤书;屋子的四处也都挤满了,目光所及,几乎没有没有书的地方,还有唱片和影碟。看着书桌上的两台电脑(台式机一,笔记本一),觉得书桌的空间小了,于是,把台式机收起,顿时腾出大片的空间,笔记本反倒显得孤零零的;于是,移书与其作伴儿,一眨眼的工夫儿,空间不再,满当当的,而四周并未显出稍许的松动。

还有越来越满的衣柜和箱子,还有每个都装满东西的抽屉,etc.……

突然感到害怕,一种莫名的恐惧。空间,就这样在日子里,被越来越多的物挤占。会不会有那么一天,我们必须拔着自己的头发飘在半空里?

突然想起尤奈斯库的那出戏——《椅子》。不停搬来的椅子占据了所有的空间,而人去无可去,只好把自己投进大海。满舞台的椅子挤占了人的位置,人无位置,于是生存失去了意义。而那些椅子,是物。我虽然没有那么多的椅子,但是却有其他的物,它们无声地顽强地日复一日,占据着那些本应让我足以自由地伸展躯体的空间。但是,现在,我要小心翼翼地绕开它们,生怕一不留神,就撞到那些堆积的东西。物的秩序,是我给的,但我却在无意间屈从于我亲手建立起来的物的秩序。谁是主人谁是奴隶?

就这样被物征服。似乎离开了这些附着物,我们就无法证明我们的存在,而明明是我们自己把这些死魂灵带进了我们的世界,心甘情愿地让它们成了空间的主人,而我们仿佛穿号衣的奴仆,垂手而立,毕恭毕敬,随时听从召唤,而且哑口无言。如同一块石头,任我们的身上长满青苔。

索性扔了去?却无论如何狠不下心来——万一那什么呢?只能沉默而又无奈地看着它们,就这样被它们无声地征服。

那一刻,我突然理解了母亲,和她的那些宝贝。

  评论这张
 
阅读(23)|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