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林海东的博客

 
 
 

日志

 
 

太阳直射北回归线  

2007-06-27 23:42:25|  分类: 睡堂雜誌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那一天是夏至,太阳直射在北回归线上。我们所处的北半球,那一天白昼最长。

可是,对我们这些囿于钢筋水泥丛林里的人来说,长长的白昼几乎没有什么影响。写字楼里的灯永远是亮着的,从早到晚不停运转的空调让我们感觉不到窗外的酷热,甚至阳光在某些时刻照进办公室的时候,我们还要用百叶窗帘遮挡它,以免刺激在电脑屏幕前变得日渐脆弱的眼睛。在这个亚热带城市里,没有人为我准备夏至的面,不过如果想吃,遍地开花的快餐店里倒是有着很多种选择,但那些写在菜单或水牌上的面是随时都可以吃到的,远没有家乡的夏至面那样郑重。

夏天到了,这个亚热带城市开始多雨,阳光经常三两天才见一回,也都是来去匆匆。大团大团的云,从地平线上升起来,很快就长满整个天空;起先都是白云,水洗过似的,继而仿佛被城市的废气染脏,迅速地就变成了乌云,而这一天要下的雨,于是就不远了。屋子里开始有霉味,书架上那本精装圣经的黑色书脊上也长出了一层薄薄的绿毛,天天都要开空调抽湿,否则无论坐进沙发还是躺到床上,你都会感到湿漉漉的潮气。这样的日子里,总是想念阳光,可是阳光来时,我们却拉上了窗帘。

此刻,阳光正在遥远的地方明亮着,照耀着行走的你,照耀着那些我全然陌生的山水,照耀着那些生活于兹的人们。那是夏至日的阳光,是一年中最长的阳光。山村里的人们定然会感觉到那阳光的长久,山村的灯火于是会亮起得比平时略晚。

那样的山乡,对我们这些生于城市长于城市的人来说,是很难想象的。简单的一成不变的甚至是穷困的生活,让我们对山乡的人们充满着同情——怎么过啊,那样的日子?

但,那些生于兹长于兹的人们却一代又一代地繁衍生息,全不理会我们遥远的同情和叹息。我们无法想象那样的生活,可其实我们的生活又何尝不与他们相似,都是一样的日复一日月复一月年复一年,如同那院子里四处张贴的红色对联;他们日出而作日入而息,我们天亮上班天黑下班,——哦,对了,他们没有双休日。

我们的公寓和他们的农舍,都是遮风挡雨的栖身之所,没有本质上的区别。而家,对我们来说更像是旅馆,对他们来说则是日夜相对的所在,即便下田劳作,一抬头,远远近近地也都在眼前。而空间,我们拥有的,逼仄封闭;他们拥有的,与天地接——在这一点上,奢侈的是他们,躲在防盗门后面的我们则显得可怜。而幸福感,又是谁多一点呢?

在雨水纷纷的窗前,我开始羡慕此刻正行走在阳光下山水间的你,因为至少在这些日子里,你躲开了那些非做不可或不得不做的工作,躲开了城市的喧哗与骚动,躲开了每天照堵的车河,躲开了潮湿闷热的雨季。

你穿行在阳光照耀的山村里,那里的人似乎对城里的人和你的相机已经司空见惯,没有人在意你举起的镜头,也没有人注意你的走过。人们依旧忙碌着或闲散着自己的日子,按照他们的节奏,似乎你就像照耀四周的阳光或者漫山遍野的清新空气一样自然而然。

而你,确乎举起了你的相机,记录下那个夏至日的某个时刻。你在镜头里注视着那个山乡院落和山民的生活,一切都很宁静,在这个夏至日的午后。你突然看见那只黄色的猫正好奇而警觉地盯着你的镜头,或许,快门咔嚓的细微之声,只搅动了它的安宁。而那身型枯干的老人,依旧翻动着她晾晒的谷物,甚至没有注意你的驻足和凝视。她生活着属于她的生活,身外的世界似乎已经不存在了,而那一刻的宁静,绵亘千古。

于是,我感觉到,在这个太阳直射北回归线的日子里,在那个陌生的遥远山村里,你似乎屏住了呼吸。而那只猫,正悄悄地从你的视线里走开,踮着轻灵的猫步。你,会觉得那个白天很长吗?(Photo by yxpin)

  评论这张
 
阅读(34)|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