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林海东的博客

 
 
 

日志

 
 

一对门神像兄弟  

2007-06-20 00:47:25|  分类: 睡堂雜誌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对门神,我知道的不多,只知道《山海经》里就有记载了——黄帝时代的神荼和郁垒;不过这二位把守的不是我们的家门,而是鬼门,抓住不守规矩专门祸害人的鬼,就捉了去喂老虎。后来,除夕之日,人们就把这二位加上老虎画在门上,所谓“画虎于门,鬼不敢入”。

再后来,门神的系统复杂起来,除了神荼和郁垒之外,还有唐代出现的钟馗,元代以后出现的秦琼尉迟恭,道教崇奉的青龙自虎,还有赵云赵公明孙膑庞涓等等。再再后来,门神内部又划分出三个不同的部门,即文门神、武门神、祈福门神——文门神有天官、仙童、刘海蟾、送子娘娘等;武门神大多都用秦琼、尉迟恭;祈福门神,就是福、禄、寿那三个笑呵呵的老头儿了。

不过,一般说来,正儿八经的门神还是用秦琼秦叔宝和尉迟恭尉迟敬德的多;传说当年唐太宗李世民寝宫门外有恶鬼闹夜,搅得他老人家不得清静,于是问计于文武百官,秦琼上奏说:“臣平生杀人如摧枯,积尸如聚蚁,何惧小鬼乎!愿同敬德戎装以伺。”太宗准奏,夜晚让二人立于宫门两侧,是夜果然平安无事。太宗嘉奖二人后,觉得整夜让二人守宫门,实在辛苦,于是命画工画二人像,悬挂在宫门上,鬼祟遂平。不过,这只是传说,确认门神是这二位,已经是在元代以后了。

文门神,一般来说,很少守大门;在我老家,文门神是守房门的,临街的大门还是秦琼和敬德守着。毕竟对付恶鬼,还是用武力镇压比较靠谱儿。文门神是天官,就是那位紫微大帝,正式的名号是“上元一品赐福天官”,这位天官不是人,而是由青黄白三气结成,据说他老人家“总主诸天帝王”,而且每逢正月十五日,他会降临人间,负责审核世人之罪福。因为他老人家不是人,所以只有响亮的头衔,而无姓名。文门神的模样,是按照宋朝时候吏部天官的模样画得的;不过,宋朝的吏部天官可不是文门神的那个“天官”。

山东邹县孟府的二门与大堂之间,有道仪门,那仪门上画着的大约就是文门神。从孟府的大门望进去,你看不见大堂的样子,挡住视线的就是这道仪门和门上的两个文门神。这道仪门两侧并无垣墙相连,起的作用类似影壁,让外面的人无法窥伺大堂或院子里的动静,所以又叫“屏门”。这道门在一般的古建筑里很难见到,据说只有刊土封侯的邦君,才有资格建这种门,所以还有个名字叫“塞门”。山东地方,我所见过的只有两处——一处在孔圣人家,一处就是亚圣孟府;圣人和亚圣,不必刊土封侯,也是有资格建这门的。这道门,平时是紧闭的,只有皇上驾临、迎接圣旨、府内喜庆大典和重大祭祀时才会开启,而且据说还要鸣礼炮十三响——为什么是十三响,这我一直都没搞清楚。

孟府仪门上的这两位文门神,穿着打扮都是宋朝的,民间称道的寇准寇天官在戏台上就是这副样子。比较让我不明白的,是这两位的模样儿,双胞胎似的不分伯仲,连身上的衣冠手里的道具都丝毫不差,这与白脸的秦琼和黑脸的敬德、以及他们手里各自的鞭锏这些标签,有着根本的差别。面对这样的一对兄弟似的文门神,我甚至感到,当初画他们的时候有着某种故意,刻意模糊掉了二人之间的差别。那么,为什么要有这样的故意?他们脸上几乎一模一样的似笑非笑,似乎也在故意含蓄着某种神秘。

其实,对古人来说,这可能是简单得不能再简单的某种规矩,或者约定俗成,但是,对我们来说,这却足以让人伤透脑筋。问问导游吧?但导游的大多数解释都是不着边际的危言耸听,怎么花哨怎么离奇怎么来的,他姑妄言之,你姑妄听之,万万不可当成信史。

阳光斜斜地照在仪门上,彩绘的兄弟门神于是显出某种宁静,而他们脸上不分伯仲的微笑则让人感到祥和。你站在那道门前,久久地不想绕过去,恍惚间,那道门仿佛缓缓地打开,户枢处发出年代久远的吱吱呀呀,你仿佛感觉到孟子正穿越两千多年的时光跨过那道门槛,虽然你知道这座府第亚圣公自己从未住过,地址是宋朝宣和年间选择的,而那些雕梁画栋的房子都是明清两代的遗存。历史,有很多时候其实也离真相相去甚远,如同导游小姐嘴里的那些花里胡哨,但,这并不耽误我们发思古怀圣之幽情。

唯一杀了风景的,是仪门上的两只大红灯笼,后面的大堂屋檐上也挂着几只。据说,过去只有青楼才会大红灯笼高高挂,而亚圣府这样的钟鸣鼎食之家是不挂的。就算是这府第是明朝的遗存吧,也有七八百年了,面对在眼前晃悠的这两盏红灯笼,不知二位站了几百年的文门神心里会作何想;假如我是这文门神,或许会显灵扯了它。

而门上那处挂着大红灯笼的所在,确乎不是挂灯笼用的,不合规矩,也不合礼制。看上去很喜兴的样子,但骨子里却透出俗不可耐和一派无知;亚圣公知道了,不知道会不会气得从地底下钻出来。不过,再看看那对兄弟门神脸上一成不变的微笑,倒觉出几分遥远的可爱来。(Photo by yxpin)

  评论这张
 
阅读(33)|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