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林海东的博客

 
 
 

日志

 
 

人,总要向前  

2007-04-24 00:37:29|  分类: 睡堂雜誌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朗园的气质果然不一样。曾经进出过那么多的酒吧、咖啡馆,印象中还没见过谁家门前的脚垫是铸铁的,而且有着繁复的镂空花纹。

有点儿像洛可可风格,又让人想起比亚莱兹的那些画。虽然是铸铁的东西,但是花纹的纤巧、华丽和精致,让这块铁家伙显得娇媚、温软、细腻;春天的午后阳光洒在上面,几乎让人忘记了它是一块铸铁。仿佛是一块柔软的织物,在看见它的第一眼,甚至觉得一阵微风吹过就会让它轻飏。而且那种精致,让人感觉踏上去,它会轻轻地呻吟起来。徐志摩的诗里说,“别拧我,疼”。踏上去的时候,它会不会也发出类似的嘤咛,仿佛一个弱不禁风矫揉造作的女子?

从来没有一间酒吧或者咖啡馆,会让我在它的门前驻足,从来都是脚步匆匆,推开或者拉开门,走进去,让自己尽快地被厅堂里的气味和光线和声音包围。至于脚下踏过的是棕垫、线毯或者其它什么材质的脚垫,更是从来没有留意过的。在脚下的东西,位置那么卑微,如果不拌我一下,绝对是不会留意的。所以,记住了那么多酒吧咖啡馆的位置、名字、装饰,甚至招牌饮品,但却从来没有记住门前脚垫的样子,就连有没有那么一块脚垫都记不得说不清。

风格与朗园是搭调的。怀旧,是朗园的风格;门前这铸铁的东西,也满是陈旧的味道,虽然它明显是最近的制作品,但毕竟铸铁的工艺已经存在了两千多年。放置在一个宽于它的棕垫之上,地位也显得高贵起来,虽然它仍然要被人踏过、踩在脚下。

锈迹斑斑,通体都有沉积的尘土。脚垫的命运是注定的,即便是华丽精致到像一件艺术品,但终究是要被踩在脚下的,而且是要承受无数人的无数双脚的无数次踩踏,还有风吹日晒雨淋。如果没有斑驳的锈迹,没有沉积的尘土,倒是一个奇迹了。幸好没有刷上防锈漆,否则就不怀旧了,甚至不像个东西。

见过多少双脚啊,还有各种各样的鞋。如果它有记忆,那它的梦境定然全是脚和鞋们的影像,仿佛是鞋店伙计的梦呢。可是,那些踏过它的脚和鞋,是否记得曾经经过这样的一个脚垫?那是个容易被人司空见惯的位置,习以为常的东西总是很难留下深刻的印象。即便是有人瞥上一眼,显露一点好奇和惊讶,但很快也会被酒香和咖啡的味道冲淡,或者干脆就在记忆中消失得无影无踪了。

我们的影子投射在上面,产生了明暗效果。我不知道是否有人像我们一样,在它的面前伫立并且注目那么一两分钟;应该有吧,但应该很少。绝大多数的影子,应该倏忽而过,绝少停留。白驹过隙般一闪,时间的长度几乎可以忽略不计,甚至会让它疑心是否曾经有过那么一个或几个闪过的影子。闪过,有时显得很不真实,甚至可以让人忽略到似乎从未闪过,如同生活中那些与我们擦肩而过的人。他们是谁?从哪里来?到哪里去?我们会问吗?显然,我们漠然处之了。那么多的人与我们擦肩而过,这一生过下来,怎么问得清问得完?不漠然处之,又该怎么办?

只有那些我们与之曾经擦肩而过、但又再度相遇的人,才会在我们的视野里停留——这个人似曾相识呢,在什么地方见过。而停下脚步,彼此相视,或者走近,或者并肩,那需要机缘。而机缘,不是那么容易得到的。百年修得同船渡,千年修得共枕眠,——前生来世,要好多个轮回呢,假如有轮回的话。

终究是要踏上去,终究是要走过的,无论它华丽精致,还是锈迹斑斑尘土沉积。要推开那扇洒满阳光的木门,进入那间有百多年历史的房子,必须经过它,虽然我们在它的面前已经驻足得够久。人,总要向前。
  评论这张
 
阅读(38)|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