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林海东的博客

 
 
 

日志

 
 

朗园门口的雕像  

2007-04-20 00:35:29|  分类: 睡堂雜誌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见过太多拙劣的雕像,模仿古希腊或是古罗马的风格,在很多城市;大庭广众或者某个角落。是司空见惯的东西,但是,每次见到依然有不舒服的感觉,就像唱歌的时候有只飞虫突然飞进张开的嘴。

可以算作一种对于美的追求。但是,工匠的手艺不敢恭维,于是,曾经美轮美奂的母本就产生了变形。比例,是一定会出问题的地方,照猫画虎或者照虎画猫,总有不到位的地方。于是,瘦的,胖了;丰满的,臃肿了;修长的,矬了;美的,别扭了。那些美轮美奂的母本,看到这样的赝品会不会难过地哭?或者,无颜再见人?谁知道,谁管它。有人要,就有人仿;反正是追求美追求风格,赝品即便拙劣,反正大多数人也没有见过真正的母本,可以将就糊弄,反正欧式风格的元素具备了,就像两米五两米七的公寓房非要装一个罗马柱子。

朗园的门口,铁花的大门边,一个种着灌木的角落,立着一尊叫不上名字的赝品——裸女的石像。风格上看,古希腊晚期或古罗马早期。应该是某女神,眼熟,但是搜遍了记忆,搜遍了google、百度,搜遍了手头的几本画册,就是找不到它的名字。索性不管它。

站在低矮的灌木丛中,身材臃肿,尤其是下半身;臀部和大腿显然被工匠加了料,庸常了,缺乏灵气,和所有的仿制品一样呆板。其实应该说,工匠没有减够料。石雕这东西,把该减掉的部分减掉,剩下的就是正确的了,如同新闻稿。常跟手下的同事们说,稿子这东西没有严格意义的好与不好,把不该留不该要的去掉,剩下的就是我们要的,如同石雕。

石像裸女在那里应该很有些日子了,因为表面已经变得粗糙,身上还有大片青苔的痕迹。这大约应该拜海风所赐。海在不足一百米的地方潮起潮落,风从海面上吹来,带着潮湿,石头这东西想不长青苔都难。青岛是个潮气很重的城市,因为海风从南面吹来。石像在那里固定不动,年复一年,风霜雨雪太阳晒,粗糙一点难免。欧洲城市里那些矗立于街头的石像铜像,身体上都带着风刀霜剑太阳箭的痕迹,都是一样的命运,这一点倒是不分母本和赝品的。

裸女脚下的几块石头,应该来自不远处的海滩,因为石质和海滩上的礁石几乎完全一致,有些野趣。只是旁边那个罗马风格的石花盆,与雕像同样是赝品,看上去有点儿多余。阳光斜斜地洒在门旁这个小小的角落,让所有的东西都显出一丝温暖。不协调的存在,也是一种存在啊——雕像、石头、花盆、植物,它们全都左右不了自己,位置是由人来安排的,即便它们有知觉,但也得接受下来,这就是所谓的命了。其实,我们这些活蹦乱跳的人,又何尝不是如此?

还是想弄清雕像是哪一尊母本的赝品。于是,给远在数千里之外的人发了短信,心想,美术专业出身的她应该知道吧?

很快有了回复,说,她也不知道那尊赝品是什么,而且那似乎不是朗园的装饰物,应该是门旁那家照相馆的道具或布景。

——有那么一个照相馆吗?
——有啊。我们走进门去的时候,还有一个女人拖着曳地长裙在弄姿。
——我没注意到。因为那个时候别的物不入我的法眼。

果然有那么一个照相馆吗?还有一个正在拍照的长裙女人?进门出门经过那里两次,居然没在记忆中留下痕迹。注意力果然是有选择的,记忆果然是有选择的。什么样的机制才会带来这样不同的记忆结果呢?人的脑,真的是个搞不清楚的东西,所以有人把这搞不清都荣耀了上帝。

其实,知不知道那雕像的母本并不重要。关键的所在,其实就像凯撒当年的那句话——Veni,Vidi,Vici。除此之外,还有那些深藏在心底的无法磨灭的快乐。
  评论这张
 
阅读(30)|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